每所大学都有转型发展的话语权
 
 

高等教育转型发展是“摸着石头过河”,“过河”是最终的发展目标,而“摸石头”是对改革转型的探索。探索就应该允许失误,参照现代西方教育中的“尝试错误”理论,高等教育转型发展应积极建立容错机制。社会和企业对于高校转型发展,不能总抱着观望态度,而要予以切实的支持和应有的包容。

高校在转型发展中如何处理与企业的关系,过去和现在,都是学校千方百计去找企业,这种态度很积极。可一旦我们培养的人才、研究的课题跟企业“不对味”,效果就会不佳。最好的状态,就是“企业来找学校”,这意味着,我们的人才培养、产品研发、技术革新都是企业迫切需要的。简单来说,就是要改变过去“剃头挑子一头热”的状况,而努力实现学校和企业的“共赢”。

只注重“共赢”行不行?当然不够。在高校与企业合作谋划转型发展过程中,尤其要坚持“教育性原则”。别看有些企业风风火火,对校企合作、产学研一体化兴趣盎然,实则是想借助高校优势谋不当之利。因此,我们在校企合作中应高度谨慎,不管什么时候,都应该牢记教育是为了“培养人”。

当前,高等教育的转型发展,面临着不小的阻力。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思想认识落后和僵化,使得“重学术、轻应用”成为办学者的主导思想,“求统一、排斥多样化”成为影响教育政策制定者的主导思想;二是某些政策产生了错误导向,导致以往办学重知识而轻能力,脱离了形势需求,落后于现实发展的需要;三是我们对高等教育转型发展的理论创新不够、经验积累不够、宣传推介不够,使得大家不明所以,难免感到焦虑、无所适从。

转型发展虽是当下高等教育发展的共识,但仍存在觉得“不必转型”的倾向。比如:一些地方性的工、农、医、经、管性质的学校认为,自己本来就是培养应用型人才的,不存在转型问题;低水平的要转型,高水平的应当向学术型方向发展;工、农、医、经、管性质的学校可以转,文理类学校只能培养学术型人才等等。转型发展涉及高校多达数百所,类型、层次又不同,所以我们强调的是不同类型、不同层次、不同速度的转型发展。

高等教育转型发展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探路:

体制机制转变,可以借鉴德国建立应用型科技大学的案例。需要从投资体制、招生体制,职称、奖励、话语平台等机制的转变上下功夫,并要保证所有大学都公平地拥有改革发展权,每所大学都具有转型发展的话语权。

课程与教学的转变,应用型创新人才通过应用型专业培养,应用型专业由专业课程体系构成,课程体系中的专业链要与产业链对应。课程、教材是转型发展的核心,传统的学术型精品课程、统一教材要转变为应用型课程和教材;传统的“以教为主”的传授方法,要转变为“以学为主”、课堂教学与实训并重,将教学、科研融为一体,以创新推动产学研的深度融合。

专业教师队伍建设,要有计划性、针对性地培养和发展双师型(双能型)专业课程教师队伍。首先,老师要同学生一起参加实训基地的学习与劳动;其次,老师要多到对口的企事业单位挂职,并承担实际责任、锻炼才干;此外,学校应外聘对口企事业的工程师、技术员等到校任教并给予必要的帮助。

广西现在拥有非常好的转型发展条件,各个高校也没有好高骛远,而是立足于服务广西。比如玉林师范学院在保持教师教育优势和特色的同时,通过学科专业调整优化,逐步实现专业群与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及产业链的紧密对接,有序推进转型发展,积极而又稳妥。这类地方高校容易放下身段,克服“理念抵触”的弊端,积极通过转型发展,来赢得在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中的“有为”和“有位”。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报》2016年6月20日05版,详情请点击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16-06/20/content_458453.htm?div=-1

 
责任编辑:孙新华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