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大学与中学衔接处寻找教育的秘密
 
 

今年高考结束,又将有百万名新生迈入大学之门。年年都遭遇的新生适应问题,又提上日程。新生适应问题并不止是大学的事儿,高中也有责任。隐含在新生适应问题之后的中学与大学衔接问题,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有效途径,并且关系到中国创新人才培养模式的改革。

衔接,水面上的涟漪须触及深层

人才培养是一个系统的过程,尤其是创新人才的培养,需要教育各个阶段相互配合,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才有可能完成。而我国现行的中学教育由于各种原因,普遍将实际办学目标指向高考升学率或名校升学率,在追逐高分的过程中,忽略学生健全身心和人文素养等方面的发展,更谈不上为学生量身打造创新意识或创新思维的培养方案。

经历了紧张的高考之后,许多大学新生都有“先松口气再说”的想法,对大学课程及考试的心理准备与高考前的应试状态形成极大反差。中学教材相对于大学教材来说,比较统一,大学则要灵活得多,仅一门课,可供选择的教材可多达十余种。高中生的学习方法是由“书山题海”而产生的“技巧”,标准化命题一方面减轻了教师的阅卷负担,另一方面也磨钝了学生的主观思维,学生习惯了在老师指导下学习。一旦到了大学,没有了试题,没有了老师的习题讲座,有些学生便迷失了方向。相对于中学,大学的教学方法则比较有弹性,鼓励学生以自学为主。大学新生如果不能及时适应这一差别,将会出现脱节。如果教师注意不到新生的这些不适,只顾拿着课本上课,学生便迷失了方向,有些学生会失去信心,消极应付、不求上进、60分万岁。

高等教育虽然没有升学的压力,但同样面临两难境地:一方面,在现有招考体制下,高校很难招到既符合国家规定又适合学校培养特点的人才;另一方面,有些学生创新意识和创新思维欠缺、创新能力不足。如今,虽然有识之士提出“高等教育要向下看”,通过“苗圃计划”、大学中学共建、派驻大学教师进入中学授课以及在自主招生环节设置相关考试内容等举措来影响中学教育,但由于现行高考制度的制约,这种区域性、局部性的影响就像水面上的涟漪,很难触及深层。回顾过去数十年的中国教育发展历程,大学、中学的关系分离明显多于衔接,即使有个别衔接也多为“被动衔接”,而非“主动衔接”。

衔接策略,正在形成社会影响

中国大学中学衔接研究中目前真正形成社会影响并在逐步实践的创新策略主要有两种。

一是大学自主招生。自主招生的产生,缘起于人们对由于全国统一高考造成大学中学人为分离及其他各种弊端的认识。高考录取模式单一,在人才选拔上只关注考生的学业成绩、忽视考生的学科专长和潜质,使得那些虽然有突出的学科兴趣和特殊才能,但高考成绩排名靠后的学生,失去进入适合自身发展的大学和学科专业的学习机会,制约着特殊人才的脱颖而出。伴随着自主招生叫好声的同时,社会上也存在多方面的质疑,如较多学者认为自主招生面临着投入成本高而选拔效率偏低的问题。另外还有专家指出,自主招生作为统一高考制度的有益补充,原本是要改变“一考定终身”的弊端,本应是高校选拔优秀学生的有效手段,对中学开展素质教育起着促进作用,但在实际操作中,高校自主招生却演变成了争抢优秀生源的大战,自主招生考试成了比高考还难的高考,对普通考生来说不仅没有减负,相反还加重了负担。

二是大学先修课。大学先修课是在中学阶段开设大学课程,为学有余力的学生提供达到大学学术标准与学业水平的课程。近几年,国内众多大学、中学开始“试水”大学先修课,清华大学附属中学牵头设计的中国大学先修课程(CAP)就是其中的范例。

就目前我国大学先修课程的开设情况来看,大体上有高校送课上门、大学面向高中设科研基地授课、大学高中联手设实验班开课等三种方式。但因其开放度十分有限,又没有统一的评价标准和相应的制度保障,如学分互认制度,先修课程的开设一定程度上成为个别高校“圈生源”的手段。有些专家甚至提出,大学先修课程的开设,有意无意中加重了学生的负担。

落地,无缝衔接的工作重点

从国际教育发展历程来看,中学和大学在一个良性互动、协同发展的系统中,才能有利于培养社会发展需要的各级各类人才。相反,如果没有理顺二者的关系,违背教育本质,简化教育功能,造成人为分离,对教育甚至整个国家和社会发展的危害都是不言而喻的。

推动大学、中学衔接的创新举措真正落地,将是大学中学无缝衔接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在现有高考体制改革历史背景下,中学教育应把学生的发展看作终身学习的重要阶段,在重视高中阶段知识学习的同时,注重学生创新意识和创新思维的培养,激发学生从事科研的创新活力和创新动力。大学教育则应该参与中学教育改革,将新生适应教育作为研究课题,寻找大学新生适应不良的根源,探索在高中开设过渡性或准大学课程,从而提高大学新生适应教育的有效性。

衔接的内容不仅有课程内容,还应涉及创新思维、人文素养等,要为个别具备科研潜质的学生发展提供个性化的专业培养。应从教育本质着眼,夯实创新人才培养基础,细化以全面发展来培养创新人才的教育理念;从制度建设入手,加强大学中学衔接研究,构建“顶层设计”和“自主创新”相结合的保障机制。

目前,由于管理体制的原因,除少数(部分高校附属中学)以外,绝大部分归中学所在地地方政府管辖,包括校长任命、人事或者财务等关系学校发展的管理权都在地方政府。在目前的招录制度下,大学和中学之间很难达成默契,形成科学而规范的创新人才培养模式。在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背景下,可以从中学的组织架构入手,选择一批试点学校进行共建创新,让大学、中学形成真正的融合关系,从根本上突破大学、中学人为分离的桎梏,不断加强对学生学习方法的指导,改进教学方法,最大限度地将大学教学与中学教学和谐、密切地衔接在一起。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报》2016年7月7日07版,详情请点击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16-07/07/content_459267.htm?div=-1

 
责任编辑:孙新华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