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界不需要制造“网红”
 
 

近日,某在线教育机构推出了由48名女班主任组成的“班主任女子团体”,成员平均年龄24岁,全都是“90后”,且逾三分之一有海归背景,平均月薪均超过万元,在网上引发了不小的关注。连教育界都有“网络红人”出现,可见“网红经济”的强大渗透力。

从网络上该“组合”的几段视频来看,唱功、舞蹈很生硬,创意也透着一股浓浓的山寨气息。说她们要出道、进军娱乐圈,大概是个玩笑。可以说,这家机构推出这个“组合”是营销噱头,是对自身师资力量的展示,用“颜值”制造点击量。对此,大可不必认真。只是我们有个疑问,教育界需不需要制造“网红”?

其实,教育界向来不乏“网红”,很早就有知名教师名扬网络了。成名之后,这些教师有的收入与名气齐飞,有的走进电视节目,还有的转行创业。这些“网红”大多是凭借风趣幽默的讲解风格、深入浅出的阐述能力,而在网络上受到关注。说白了,支撑这些“网红”的依然是教师的基本素质,而不是对“网红”标签的炒作。撇开教师的基本素质,无论多“红”,也难以称其为好教师。

“网红经济”有着极大的虹吸作用,几乎所有行业都在跟风,主动制造“网红”,教育界也不例外。但是“网红”大多依靠出众的“颜值”与身材,或是有话题性的言行。对“网红”的过度消费甚至嫁接至各个领域,造成一种“网红”依赖,恰恰抹杀了差别,沦为整体性平庸。就如“班主任女子团体”,48位女教师同质化的年龄与装扮刻意地模仿“网红”风格,差异性在哪?对“颜值”的刻意追求,与教学质量有什么关系?2015年,仅5%的在线教育企业盈利,未来两年八成项目将死亡。在眼球经济的时代,面对如此激烈的竞争环境,无怪乎有机构跟进制造“网红”了。

如今许多行业对“网红”有着异样的执着,但是“网红”并不是万金油,可以在“颜值正义”的伪命题下,通过标准化的模式制造,成为一种在各行业通行无阻的营销模式。在社会分工如此细致、技能差异化如此巨大的今天,用整齐划一的标准实在难以满足社会对各类专业技能的需求。对浮在表面的外在形象过度消费,实际上是专业领域开掘不足的一个表征。笔者认为,“网红”没有必要蔓延至各个领域,毕竟,像教育等很多领域,专业才是第一位的,本领域的行业规律才是首先且必须要遵循的。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2016年5月30日02版,详情请点击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6-05/30/nw.D110000gmrb_20160530_1-02.htm?div=-1

 
责任编辑:孙新华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