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数据看大学需要几重视角
 
 

李奇,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

麦可思将于今年6月发布2016就业蓝皮书,公布2016年本科十大专业就业之最,其中包括就业率最高、钱途最好、最幸福、最学以致用、发展最佳和最稳定的本科前十位专业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然,只要麦可思愿意,市场需要,上述之最还可以继续扩充,如起薪最低或最高、最有价值或最无价值的本科前十专业。就是说,麦可思就业蓝皮书具有市场属性,它可以为报考的学生选择本科专业提供一份参考,为政府的相关决策提供一份依据,为纳税人观察和监督高等教育的改革和发展提供一份基于事实的证据。

但毋庸讳言,麦可思就业蓝皮书的市场属性功能是有局限的。由于它的调查对象包含本科生和高职高专生两个群体,且两个群体样本的数量大致相当,因而,某专业的一些就业指标不理想,并不一定表示所有高校的此类专业都不宜报考。同样,由于各地劳动力市场的供需情况不同,院校的办学条件和培养特色存在差异,表中的数据也并不一定代表各省各校该专业的实际状况。反过来说,某专业的一些就业指标非常理想,并不一定表示所有高校的此类专业都适宜报考。

事实上,在经合组织国家,类似麦可思就业蓝皮书的调查报告种类繁多,功能和做法也不尽相同。在美国,第三方组织在此方面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它们通过全国性的问卷调查,定期发布本科专业总体就业情况的调查报告,如全美院校与雇主协会(NACE)发布的毕业生起薪、薪酬和就业之最的前十本科专业调查报告,《普林斯顿评论》发布的最受欢迎的前十本科专业、最有用处的前十本科专业、最佳的前十本科专业调查报告,美国知名的薪酬调查机构PayScale发布的“钱”途最好、薪酬最有潜力的前十本科专业等调查报告。在澳大利亚、加拿大和英国等经合组织国家,政府在此方面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如澳大利亚的“本科毕业生目的地调查”,英国的“高校毕业生目的地问卷调查”,加拿大的“全国毕业生问卷调查”都是政府发起的,涉及的部分内容包括:毕业生是否就业、就业岗位、岗位与教育的匹配度、平均起薪、平均年薪等等。功能性方面,美国模式主要是满足市场需要,澳大利亚、加拿大和英国的政府模式既可用来满足市场需要,也可用来满足问责的需要。但无论是市场模式还是政府模式,它们都有相似的局限性,即它对考生填报特定院校的本科专业缺乏很强的实用参考价值。

面对上述局限性,经合组织国家的高校发挥了独特的弥合作用,它们对毕业生进行问卷调查,并定期公布调查的结果。以麻省理工学院的本科生校友问卷调查为例,问卷不仅涉及毕业生就业状况、工作性质、个人及家庭的薪酬水平、生活满意度、对母校及自己所在专业的满意度等内容,而且还涉及校友对自己在校的学习经历与各项能力形成之间的关系评价,这些能力被细化为34项,如分析和逻辑思考能力,批判性的思考能力,自学能力,使用量化工具等能力。如果把毕业生的就业状况和薪酬水平与其能力发展及在校期间的学习经验联系起来进行分析,该毕业生的就业状态和薪酬水平就有可能得到合理解释,校友们在就业和薪酬方面存在的差异也有可能得到合理解释,麻省理工在其中所做的贡献同样有可能得到合理解释,毫无疑问,这些合理解释对麻省理工学院改进教育教学实践具有重大的意义。可以说,高校开启的毕业生调查和校友调查,很大程度上可以弥补市场模式和政府模式的局限性,它们可以共同形成两极或三位一体的报告格局,以此满足市场的需要、问责的需要和改进本科教育教学质量的需要。

可以说,麦可思的就业蓝皮书带了个好头,在满足市场需要方面尤其如此。由于我国的本科教育规模大、种类多、需求旺,本科专业的就业调查需要市场、政府与高校之间的通力合作与协作,以形成系统合力。市场方面,麦可思和其他社会组织可以继续积极推进,满足市场的多元需要。观念方面,高校应该改变传统的高等教育质量观,在注重本科生就业这一教育结果的同时,为考生知情地选择本科专业提供一份更可信、更可靠的信息保障。组织方面,高校应该建立院校研究办公室,负责定期开展专项的校本研究活动,如政府规定的高校信息公开的相关数据搜集、分析和报告及专项问卷调查工作,包括新生适应性调查、大学生期望调查,大学生学习参与度调查、毕业生调查、校友调查等工作。当不断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行动成为大学日程运行一部分的时候,实现本科人才培养创新的目标就不远了。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2016年5月12日13版,详情请点击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6-05/12/nw.D110000gmrb_20160512_2-13.htm?div=-1

 
责任编辑:孙新华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