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阅读:如何读出“深”味儿
 
 

一份中美大学生阅读书目对照的榜单,最近引来很多“围观”。

在国内知名高校发布的2015年高校图书借阅排行榜中,《狼图腾》《盗墓笔记》《三体》等畅销读物或类型文学作品位居前列。而在一份基于美国数据库项目“开放课程”数据分析的美国大学生阅读书单上,排名前三的依次是《理想国》《利维坦》《君主论》。

尽管图书馆的借阅书单不一定代表学生喜爱看的书,也未必代表大家在看的书,但在中国已列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时间表的背景下,很多人还是关注:为什么美国大学生在读《利维坦》时,中国大学生在读《盗墓笔记》?在这背后,正是对大学校园深度阅读现状的担忧。

在屏幕与网络无处不在的今天,大学生的阅读环境和观念正在呈现新的变化。学生每天花费很多时间浏览网页、微信、微博等新媒体,碎片化的浅层次阅读冲击传统的深层次阅读,阅读内容也更趋实用化、消遣化,这已然成为高等教育领域和大学校园中不可回避的问题。

全球大学生阅读渐趋多元化

“美国大学生阅读《理想国》这样的书,不一定是他们自己选择的,而是老师在某些课程中建议或指定他们阅读的。”任教于美国加州圣玛利学院英文系的知名学者徐贲对这份榜单作出分析。他在《阅读经典:美国大学的人文教育》一书中介绍,经典阅读讨论是美国人文教育的核心课程,在他所任教的学校,阅读是两学年(4学期)的课程。

中国大学生又是依据什么选择阅读书目?中国人民大学对2014级本科生的阅读调查显示,有七成学生是依据个人兴趣选择阅读书目,其次才是根据专业相关程度和教师推荐选择。

从2015年12月开始,清华大学发起面向全校师生的优秀阅读书目征集活动,在1040本书中最终选出可读性强、较能代表清华学生阅读水平的10本好书,其中包括《百年孤独》《乡土中国》《西方哲学史》《理想国》等经典。

另一方面,近年高校的图书借阅榜单显示,《藏地密码》《盗墓笔记》、金庸武侠小说等通俗读物长期盘踞其上。

在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2007年曾有一项针对新生的大规模阅读调查。“你最近出于娱乐或是兴趣读的是哪一本书?”这个问题得到最多的答案是哈利·波特系列。而在1997年该校对新生的调查中,位于前列的还是《麦田里的守望者》《1984》等严肃文学作品。

该调查因此得出结论,进入21世纪后,大学生的阅读渐趋多元化,他们在读经典作品的同时也在读类通俗畅销书。

图书馆不再是唯一的读书“天堂”

根据清华大学图书馆读者借阅统计,环境学院本科生张宇涵去年一年入馆次数高达988次,其在大学期间总借书量已达964册次。虽然大学校园里不乏张宇涵一样的真正“读书人”,但随着电子图书发展,纸本图书借阅量下降已成为全球图书馆界的总趋势。

为了清晰掌握校园阅读的基本情况,清华大学图书馆从2014年起编制《读者利用图书馆的数据统计分析报告》,定期发布馆藏图书借阅排行榜单,密切关注学生的课外阅读状况。

来自清华大学的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4年,该校学生图书借阅量呈现逐年下降趋势,以本科生群体最为显著,2014年本科生借阅量比上年下降12.5%。

北京大学图书馆副馆长肖珑曾表示,2014年北大图书馆书籍借阅总数为62万本,是近10年的最低数量,而在2006年这个数字是107万本。

据日前发布的第十三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2015年18至29周岁群体的手机阅读接触率最高,达89.6%。由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组织实施的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自2008年以来,我国国民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持续走高,2015年已达64.0%,在7年间上升39.5个百分点。

阅读渠道的多元化,正在渐成趋势。一项对中国人民大学2014级本科生的调查显示,35.9%的学生表示在书店购书阅读,32.2%的学生通过图书馆借阅,30%的学生从网上下载或在线阅读。

“网络阅读和移动阅读方式越来越强势,学生很难静下心深入阅读经典书籍。长此以往,若不加引导,势必影响学生独立思考能力的培养。”清华大学相关负责人表示。

“悦读”不能取代“阅读”

“现在,中国高校的教授经常用‘悦读’来代替‘阅读’鼓励学生阅读,用意是好的,但却可能成为一种误导。”徐贲表示。

徐贲认为,以教育为目的的阅读是要认真严肃地提高思考和判断能力,不是在手机游戏、电视、流行歌曲、网络交友、网上浏览之外寻找另一种娱乐方式。“大多数学生会把阅读经典当成一件难事和苦事。老师有责任告诉他们,虽然阅读很难、很苦,但值得去做,不可以让他们误以为不‘悦读’就可以不阅读。”

“读在清华”深度阅读推进计划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让课程成为读书习惯养成的主渠道,文化素质教育核心课程强调中外经典的阅读,要求教师在课程参考书目中设置必读书目,并结合课堂研讨,使课程成为中外经典阅读的导引。任课老师在上课前列出的课程阅读文献,也将由图书馆帮忙做成电子文档,方便学生下载与阅读。

此外,清华还组织校内专家推荐经典书目,撰写导读评介,开展系列读书交流活动,不断地从资源、空间、新技术平台等方面改善读书条件,大力营造校园阅读氛围。

近年来,多所高校开展阅读指导活动。中国人民大学2013年开展“读史读经典”项目,推荐《乡土中国》《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等好书给新生阅读。根据调查回馈,在阅读经典后的收获中,绝大多数学生表示增强了经典阅读兴趣。

推进校园深度阅读,还有一支生力军不可忽视,那就是要调动高校读书类社团的积极性。清华大学的一份调研显示,国内高校读书类社团多以推广读书、交流思想、分享心得等活动为主,而国外高校读书类社团数量较多且细分门类比较齐全,内容涵盖哲学、经济学以及自然科学等领域。

对此,清华建筑学院学生王章宇有着切身体会,他不仅钟爱西方古典文化,还创办了古典文化研究协会,吸引了清华、北大、人大等北京高校的古典文化爱好者加入。王章宇经常站上讲台,通过讲解、答疑的方式带领协会成员研读经典,参与学生的人文书籍借阅量普遍提高。

“大学生在向内修身的同时,还应该向外做更多实事,让更多的人体会到读书之美。”王章宇表示。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报》2016年4月23日01版,详情请点击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16-04/23/content_454385.htm?div=-1

 
责任编辑:孙新华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