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教授”治校成败要看三点
 
 

        深圳大学的人事事项,人事工作教授委员会(简称人教委)最有发言权。13名委员都是没有领导职务的“布衣教授”,但他们敢刷掉主管人事工作的副校长的博士生李扬(化名)。(《中国教育报》1月4日)

  深圳大学“布衣教授”治校,从2006年起,就进入公众视野,但当时舆论并不怎么看好。原因在于,没有官位的“布衣教授”组成的“委员会”,能不能独立运行,所做的决策学校行政领导是否会尊重、执行,都存在很大变数。现在看来,经过10年的改革探索,“布衣教授”确实在学校办学管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这给我国高校的现代化治理改革提供了有价值的经验。

  深大的“布衣教授”之所以能发挥作用,有三大重要因素。其一,坚持民主选举。“布衣教授”出任委员,由民主选举产生,经票选成为所在学院唯一的被推荐者后,才有机会进入。其二,委员会独立决策。委员会的任何决定,都必须在80%以上的成员参加的会上做出,超过一半的成员无记名投票同意才能通过,参与讨论事项涉及哪位成员的利益,该成员就必须回避。每届委员任期两年,每位成员不得连任超过两届。成员在任期内一旦从“布衣”变为“官”,就要退出。其三,拥有决策权威。委员会在人才招聘、教师职称晋升、人事制度修订等方面,拥有“一票否决权”,学校行政不得干涉委员会的决策,而且必须尊重、执行委员会的决策。

  以上这几方面,正是委员会能在大学治理中发挥作用的几个关键点。近年来,我国大学在建设现代大学制度,制订大学章程,推进学校去行政化改革。改革的重要目标是行政权、教育权、学术权分离,让学校从行政治校转变为教育家办学。其中最重要的措施,是成立独立的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让其负责学校的教育事务和学术事务管理。刚刚修订的《高等教育法》也提到,高校要成立学术委员会,由学术委员会负责学术事务。但是,对于学术委员会、教授委员会作用的发挥,舆论多有担心。在现实中,有的学术委员会沦为摆设和工具。比如,委员并非民主选举产生,而是由行政部门委派;委员会并不独立运行,而是挂靠在行政职能部门,听行政职能部门指令行事;委员会的决策,只具有参考、咨询作用,采不采纳全凭行政意志。很显然,这样的学术委员会,是难以成为最高学术权力机构的。

  深圳大学“布衣教授”能掌权,表明大学的现代治理改革,是可以有作为的,关键在于行政领导是否放权,是否按大学现代治理的要求,制订规范、制度,并严格遵守。这也是我国要求各高校制订大学章程,并作为大学依法治校的最高宪章的原因。当然,深圳大学的改革能取得成效,是因为学校行政部门主动放权和遵守规则,从改革角度看,还应建立让行政必须放权、遵守规则的机制,这就需要强调学校师生对改革方案的参与、制订以及监督落实。

 
责任编辑:沈建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