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以升工程教育理念的再实践
 
 

徐飞,西南交通大学校长

2016年是我国一代科学大家茅以升先生120周年诞辰。茅老毕生以振兴中国的桥梁和铁道事业为己任。茅老先后四度出任母校校长,尤其是在抗日战争时期执掌母校的4年间,他倾其所有力挽学校于既倒,使交大得以历经十余次辗转数千公里而重回唐山,其对母校的热忱无以言表,而茅老的教学睿思更是我们的宝贵财富。

“先习而后学”

茅老一生致力于授业育人和教育改革,尤其对高等工程教育极为重视,最为人称道的当属“习而学”的教育理念。用茅以升先生自己的话说,“习而学”的思想源自《大学》中的“致知在格物”。这正与现代建构式学习理论相呼应。这种“先习而后学”的思想,在高等教育正在发生根本变革的今天,仍然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关于知识的来源和获取方法,自古以来一直存在着外源论和内源论之争。而综合二者之要义的建构主义则认为,学习本质是个体在已有经验和知识的基础上,与外部世界相互作用,建构自己新的知识和理解的过程。因而学生是学习的主体,是积极的知识发现者与建构者。

早在20世纪前半叶,先生就已经敏锐注意到高等教育中存在的问题。他指出,教育“使学生处于被动,形成‘填鸭式’教育,并有空谈理论而好高骛远的危险”,因而反对“授课以灌输知识为唯一要义。对于生徒之创造性如何启诱,智力如何发展,个性如何鉴别,多置不问。以致学生受教日深,机械性日重”的教育方法。显然,茅以升先生对“教”与“学”做了深刻的思考,体现了“以学生和学习为中心”的现代教育理念。

垒石为塔,塔底广则塔顶高

作为工程教育家,茅老并未因为关注工程教育而忽视学生的全面教育和培养。他在1981年撰文指出:“学文科的要学理,学理科的要学文。大家都可以学点音乐、美术之类。”他还援引马克思、恩格斯酷爱数学的例子告诫青年人:“要想当专家,首先应当是‘博士’,要想成为某一门知识的专家的同志,千万别把自己的视野限制在这门学科的范围内。”在他看来,“通”和“专”并不存在根本冲突,它们的关系就好比“垒石为塔,塔底愈广,塔顶愈高”。

茅老曾根据多数工程师的意见,把工程师的成功要素归纳为6个方面,并依其重要程度依次排列为:品行、决断、敏捷、知人、学识及技能。

茅老认为:“许多知识都是互相联系的。要想学得深,在某一方面作出成就,首先就要学得广,在许多方面有一定的基础……有些知识,看起来与自己的专业无关,但学了,见多识广,能启迪你的思想,加深对知识的理解,促进学习。”他还提出“各生所受之教育,应以知识广阔学力充实为原则”,要“多加涉猎人文学科”,克服“学生所受功课为物质所囿,缺乏陶情养性之文化学科教育,胸襟狭隘,不谙人事、经济、行动、机械等”之陈弊。这是典型的跨学科的教育思想。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2016年3月1日14版,详情请点击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6-03/01/nw.D110000gmrb_20160301_2-14.htm?div=-1

 
责任编辑:孙新华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