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能力发展的变与不变
 
 

分维度的能力变化 图1:分维度的能力变化

不同专业学生能力变化 图2:不同专业学生能力在四年间的变化

范皑皑: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北京大学教育评论》副编审;杨钋: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

 

大学是个人社会化的重要阶段,在这个过程中,大学生面临各种各样的发展挑战,在行为和心理上都呈现较大变化。同时,这一时期也是学生能力形成的关键期。因此,对于学生能力发展的探讨,应该也必须把大学作为其中的关键阶段。

然而,不论是个人层面的因素,还是院校层面的因素,都不是独立发挥作用的,研究学生能力发展,应将这两方面因素综合考虑。北京大学教育学院2011年启动了对于在校大学生能力的追踪调查,对2011年入学的大一新生进行追踪直至大四。在此,我们依据其中的调查数据一起探究。

1.大学生的非认知能力强于认知能力

总体而言,学生在诚信度与社会规范意识、与人相处和社会适应能力方面的得分普遍较高,有超过60%的学生达到了4分及以上(总分5分);而全球化意识和国际化视角、外语听说和沟通能力等得分普遍较低。

分维度来看,一方面,在本科四年当中,学生在公民意识方面的能力得分最高,核心能力次之,知识与技能最次;另一方面,从大一到大二,学生各维度能力呈现显著的上升趋势,而从大三到大四,学生各维度能力水平又急剧下降(见图1)。

在知识和能力中,学生的知识面与视野得分最高,而对专业知识发展前沿的了解得分最低。

在核心能力中,自主学习与发展解决问题的能力和与人相处和社会适应能力在前三年中处于较高水平,而在第四年得分却最低;相反,组织领导能力在第一年得分最低,而第四年则得分最高。

在公民意识维度中,诚信度、社会规范意识和社会责任感在前三年得分相对较高,且基本保持稳定,但在第四年中却显著降低,甚至低于多元化意识、全球化意识和国家化视角的得分。

2.毕业生能力自评得分最低

如图,学生主观自评的综合能力从大一到大二有显著的提高,而在大二到大三期间变化不显著,从大三到大四有显著的降低。

具体而言,从大一到大二,学生的知识面和视野、书面和口头表达能力、外语听说和沟通能力、与人相处和社会适应能力、组织领导能力、诚信度与社会规范意识、专业学科领域的操作动手能力均有显著提高。但同时,学生的信息处理能力、专业学科基本知识理论的掌握以及专业学科知识发展前沿的了解均有不同程度下降。

从大二到大三,学生的书面和口头表达能力、外语听说和沟通能力、全球化意识和国际化视角以及专业学科知识发展前沿的了解三项能力有显著提高,其他能力项目没有显著的变化。

从大三到大四,总体而言,学生对自己综合能力和各分维度能力的评价急剧降低,唯有信息处理能力有显著提高。

3.不同院校、不同学科学生能力变化情况不同

从院校类型看,从大一到大四,“985”院校学生的能力水平虽有小幅度波动,但基本保持在3.6-3.65的得分范围之内;而一般本科学生的能力则呈现先上升后下降的趋势;“211”院校学生能力的变化幅度最大,大一时,自评最高,大四时,自评最低。

从不同学科来看,从大一到大四,人文和社科专业的学生的能力水平呈现先上升后波动的趋势,且得分总体高于理科和工科专业的学生;理科和工科学生的能力水平波动较大。共同点是,四类专业的学生能力得分均在第四年达到最低水平(见图2)。

4.大学生能力水平与职业能力基本成正比

调查发现,从是否找到工作来看,找到工作的学生的能力水平显著高于未找到工作的学生,找到工作的学生之间的能力差异也显著小于未找到工作的学生。

从对工作的满意度来看,学生的能力水平越高,其对找到工作的满意程度也越高。

从实际收入与预期收入的关系来看,不同能力水平的学生并没有显著的差异。

从工作与专业的相关性来看,学生的能力水平越高,其找到的工作与专业的相关性越高。

从工作与学历的匹配性来看,高能力学生的实际工作要求往往高于其自身学历水平,而低能力学生的实际工作要求往往低于其自身能力水平。

从学生能力与其获得工作的质量来看,学生的能力水平越高,找到提供“五险一金”的工作的可能性越高。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2016年2月25日十五版,详情请点击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6-02/25/nw.D110000gmrb_20160225_1-15.htm?div=-1

 
责任编辑:孙新华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