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普通本科高校转型不搞“一刀切”
 
 

        转型要从各地各校实际出发

  2013年6月,教育部启动应用技术大学(学院)联盟、地方高校转型发展研究中心相关工作,社会各界围绕地方普通本科高校改革发展的方向展开激烈争论。一些地方本科高校认为,此举把普通本科高校矮化成高职教育。部分国家高职示范校指责,这项改革动议堵死了高职院校“升本”的路子。

  争议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淡化,反而引发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与高职高专学校在一些场合的对立,以至于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2014年年底举行的全国教育年度工作会议上专门回应相关问题。他表态称,转型是已有普通本科高校办学思想、模式的调整,不是职业院校的升格,不是“挂牌”,不是更名。转型要从各地各校实际出发,不搞“一刀切”,要积极稳妥推进,不搞一阵风。

  据教育部发展规划司统计,到2013年年底我国有1170所普通本科高校,其中地方本科高校达到1058所(含民办本科高校、独立学院),约占全国普通本科高校总数的90.43%。

  2014年2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引导一批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高校转型。这次“三部委7号文件”要求,省级政府落实统筹责任,扩大试点高校的考试招生、教师聘任聘用、教师职务(职称)评审、财务管理等方面的自主权,引导部分普通高校积极参与应用型转向的改革。

  走应用型建设之路是部分地方本科高校的责任

  今年8月,浙江省教育厅、省发改委、省财政厅出台文件,积极引导省内普通高校加强应用型建设。省教育厅高教处副处长王国银向中国青年报记者透露,浙江省在做普通本科高校应用型建设方案时曾有一定的顾虑,甚至还担心申报的高校比较少。

  浙江省试点方案公布后,有41所普通本科高校主动申请加强应用型建设,占全省普通高校总数的80%左右,既有1999年以后升本的普通本科高校,也有1987年升本的温州大学、省属高校中首批获得博士学位授予权的浙江中医药大学、省重点建设大学浙江师范大学等。宁波工程学院党委书记苏志刚说,走应用型建设之路,是部分地方本科高校的一种责任与使命。

  高等教育生态决定了高校多元形态并存以及融合交叉的格局。江苏常熟理工学院发展规划处处长顾永安说,研究型和应用型高校可以并存,研究型高校中可以有应用型,应用型院校不排斥学术研究型。

  中山大学前校长黄达人认为,作为大学管理者最重要的是把学校定位找准,首先是怎么把地方高校放在高等教育体系下考虑,其次是立足定位办好学,充分尊重学生的选择,才能真正体现高校以学生为本的宗旨。

  “‘地方性’是地方高校与生俱来的基因,接地气是地方普通本科高校的生存发展之道。”新余学院院长罗玉峰表示。教育部原副部长周远清说,在跨世纪过程中,大多数地市都办了一所本科高校,主要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服务。

  向应用型转变发展的地方普通高校充分放权

  对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加强地方适应性建设方面,“三部委7号文件”在政策上进行了一些突破,允许试点转型高校与行业、企业共同组建教育集团,也可以与行业企业、产业集聚区共建、共管二级学院。建立有地方、行业和用人单位参与的校、院理事会(董事会)制度、专业指导委员会制度,成员中来自于地方政府、行业、企业和社区的比例不低于50%。

  三部委要求,建立适应应用型高校的人才培养、科学研究质量标准、内控体系和评估制度,将学习者实践能力、就业质量和创业能力作为评价教育质量的主要标准,将服务行业企业、服务社区作为绩效评价的重要内容,将先进技术转移、创新和转化应用作为科研评价的主要方面。完善本科教学基本状态数据库,建立本科教学质量、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发布制度。

  同时,探索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等模式,建立地方普通本科和应用型转变的经费保障机制。中央财政根据改革试点进展和相关评估评价结果,通过中央财政支持地方高校发展等专项资金,适时对改革成效显著的省(区、市)给予奖励。高校要健全多元投入机制,积极争取行业企业和社会各界支持,优化调整经费支出结构,向教育教学改革、实验实训实习和“双师双能型”教师队伍建设等方面倾斜。

  为区别于研究型大学的发展模式,“三部委7号文件”向应用型转变发展的地方普通高校充分放权,改革教师聘任制度和评价办法,积极引进行业公认专才,聘请企业优秀专业技术人才、管理人才和高技能人才作为专业建设带头人、担任专兼职教师。有计划地选送教师到企业接受培训、挂职工作和实践锻炼。

  教育界有关人士表示,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要通过教学评价、绩效考核、职务(职称)评聘、薪酬激励、高校企业交流等制度改革,增强教师提高实践能力的主动性、积极性。

 
责任编辑:沈建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