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三抢”背后的自信缺失
 
 

        近来,国内高校为争名分,抢得颇“凶”。除了抢校名和抢简称,还有名校招生组砸钱抢生源:谁抢得当地状元,谁就是当地录取分数线排行榜上的头名。这让人拍案惊奇的高校“三抢”,足以引起人们深思。

  当前,不少高校把提高办学水平、提升教研质量异化为“拼校名”、“拼生源”,仿佛凭借一级名称、一流生源就能造就一所名校。在名义与实际的关系上,有些学校更重其名,未重其实;在人才进出的关系上,有些学校过于注重前端招生环节,而对后续的培养环节则重视不足。这恰恰是某些高校缺乏自信的表现。

  除了高校本身,这种自信缺乏其实也存在于“需方市场”。高校改名换姓、注册简称以至于不遗余力抬高分数线,为的是谁?恐怕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迎合“需方”。据统计,过去6年间全国已有近500所高校更名,占我国高校总数约四分之一。另据一项对2000多名高校毕业生及在读生的问卷调查结果,超过三分之二受访者认为,高校改名是为了增强招生吸引力。而广大考生及其家长,对于学校全名、简称及近年分数线则更为“敏感”,因为这是他们选择志愿的重要参考依据。当被问及“什么学校好”,似乎“大学”总比“学院”好,分数线高一分的学校总比低一分的学校好。高校与高校之外的需方市场之间形成信息不对称,反而是种种“高校排名榜”带来一些莫名的“自信心”。这对上榜高校是如此,对考生家长也是如此。

  这样的社会评价方式,将高校分为“大学”和“非大学”,连教育和考试部门也按分数线将高校分为“一本”“二本”,乃至更细分的“三六九等”,比如什么新本科、老本科。于是,“学院们”自然要抢着挤进“大学俱乐部”,并在分数线上做足文章,抢到几名“关键考生”。仅在上海,最近一次更名潮,4所申报高校之中仅有一所“升格”为大学。

  其实,高校拥有更多“大学”之名、更多“高大上”的简称、更多各省市的文理科状元,也是地方政府、教育部门所乐见的。在某种意义上,他们都成为了“共同需方”。原因在于,这些“面子”能带来“资源”,社会评价、官方评价影响着教育资源配置的轻重多寡。这样的评价方式和需求导向若不变,校内校外的意见就会将不同高校“论资排辈”,排成一路纵队“等靠要”资源。

  缺乏自信的高校办学理念,缺乏自信的社会评价标准,大家都奔着“高分大学”而去,容易办成“千校一面”,而很难办出特色特长,更无法在世界名校之林中出类拔萃、脱颖而出。事实上,英语中的“大学”“学院”比汉语的差异更大,简称也更易“撞车”,但国际上众多拥有鲜明特点的理工学院、文理学院以及职业院校,走出了一批诺奖得主、政治领袖、业界精英。从这些著名学院的校长、考生到所在地,都充满自信、以此为豪。

  改成大学,固然能获得更多资源,但是如果不清楚定位,贪多嚼不烂,说不定因整体实力跟不上,连原有那点优势都凸显不出。这不,也有学校想改回来的。据称国内一所气象学院改称信息工程大学后,录取分数线一下子被提了上来。然而其优势学科毕竟还是气象,专业排名超过当地头牌高校、位列全国第一,因此,正考虑再把校名改回来。但愿,这真是一种自信的回归。

 
责任编辑:沈建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