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效率是信息时代大学管理的王道
 
 

        最近,笔者与同事一道去某二线城市一家独立学院调研,发现进校门要刷卡,而且,该校师生连正常上课、进宿舍也都要刷卡。信息化时代,有了这张薄薄卡片,学生在校园内的学习、生活信息都可及时传输到辅导员手中,便于管理。该校自有教师和管理人员仅100来人,而近万名在校生的庞大校园却依然正常运转。

  相较于个别高校教师创造的“点名神器”——“手机课堂”APP签到、蓝牙定位点名、二维码签到等引起的争议,笔者不知道公众又如何看待上述大学的做法?会不会有人批评,这简直是把大学当幼儿园,是大学自甘堕落,也是对师生的侮辱?

  笔者对该校的做法倒是肯定的。笔者在高职院校和独立学院都工作过,也做过辅导员,对学生管理有还算深刻的体会。一些院校的学习氛围不容乐观,学生的学习习惯也不尽如人意,学生学习的自主性和主动性相对较差,缺乏自控力,很多学生确实需要管理者逼迫、督促着去学习。然而,很多院校的行政管理岗位,机构臃肿,人浮于事,理不清管理事务的头绪,管理沟通一团乱麻,还有一些院校的班主任、辅导员依然扮演着“保姆”的角色,陷于看管、盯人的初级任务而无法自拔。

  “教师什么时候到的课堂?学生是否到了课堂?是否到了体育场地?待在宿舍多久了?”大数据时代,这些信息根本不需要管理者们亲自跑断腿去现场搜集,学生的出勤也不需要任课教师一个个点名、然后听他们逐个答“到”这样去浪费课堂时间。随着智能手机不断升级,学校里各类人群的行为和活动每时每刻都会形成数据云,推送给管理者以满足管理所需,这早已成为可能。

  一些大学在管理上的低效屡遭诟病,舆论对高校管理改革的呼声一直不断。如今,一些高校教师主动运用技术开发各种形式的校园APP,将自身从原本耗时费力的管理活动中解放出来,这难道不是一种创新和进步吗?

  管理是一种实践,要基于院校的现实情况。笔者并不认为使用技术搜集学生的即时信息,就等于是对学生的人身限制,是对大学“学习自由”精神的亵渎。学习氛围较差的学校,确实需要相对的管理“束缚”而非完全“自由”。当然,有效利用信息比获取信息本身更为重要,通过信息反馈,班主任、辅导员更容易及早发现问题,及时和学生取得联系,加强师生之间的沟通和交流。信息化时代,是主动接受技术的“侵袭”,还是拒之千里,根本在于大学管理者们的思想和理念,我期待着信息化时代的大学通过提高效率来提升大学的管理水准。

 
责任编辑:沈建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