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章程只是去行政化的一个契机
 
 

        北大的学术委员会有学生代表加入,清华禁止教职工未经批准在校外兼职。昨天,教育部核准发布了北大、清华等9所高校的章程,两所国内最高学府有了“宪章”性质的自主管理规程。记者了解到,目前所有985高校的章程都已完成核准程序,教育部将陆续发布。(10月9日《北京青年报》)

  当今国内大学的根本问题,就在于行政化、官僚化和层级化太浓,决定大学办学方向的不是学术原则和人文精神,而是领导喜好和个人偏好。行政思维办校,带来的是高校追求近期业绩,注重外延发展,忽视内涵建设,于是各种腐败现象泛滥成灾,学术研究成果和人才培养质量又每况愈下。

  在这种情况下,制定大学章程就显得尤为重要,也是高校去行政化的第一步。然而,大学章程要真正发挥“高校宪法”的作用,一方面取决于其制定过程中的利益角力,是否真正在去行政化上迈出关键一步,并取得实质性的突破。另一方面则取决于各方究竟有多大的权力,是否实现了权力的制衡与分解。而从实际看,从理论到现实之路并不平坦,一部大学章程也无以全面解决问题。以南方科大的尝试为例,以“现代大学”作为建校初衷,呈现的却是令人大失所望的结果。改革前沿之地的新建校尚且如此,那些高度行政化的高校,要靠一部大学章程解决既有问题,其难度如何就不难想象。

  大学章程只是去行政化的一个契机,要将制度设计变成现实,还需要大量的配套措施发挥作用,特别是要做到“政校分开、管办分离”,就必须突出“教授治学”、“自主办学”这一核心原则。以北大为例,“教授治学”的办学精神体现得最好的时期,恰是蔡元培任校长之后,教授不仅参与学术事务,还参与学校的管理,校长不但要公开选任,还受监察委员会的监督,重大决策要交由校委员或学委会讨论,校长只是一个忠实的执行者。可以说,现代化大学和现代化企业运营一样,都要体现民主性和自主性,并以尊重学术作为立校之本。

  高校去行政化是大势所趋,也是高校改革的关键和难点。大学章程能否实现这个目标,还需要在制度构架上作更多的突破,使之破茧而出凤凰涅槃,而不是在现有的框架内修修补补成为添头,否则行政化主导下的改良,只是去行政化的一种臆想而已。

 
责任编辑:沈建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