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教育界别委员热议:博士培养质量亟待加强
 
 

        “博士生答辩走过场的现象太严重,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全国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丁金宏今天抛出的这个话题,立刻引爆全国政协教育界别41组会场。

  丁金宏带着怨气说,不少论文提前一天才送到答辩老师手里,根本来不及看。答辩时,“专家们说说皮毛,你好我好大家好,意思意思也就通过了,根本不当回事”。看起来都是100%的通过率,但有些论文真是看不下去,几乎没有什么原创性。

  丁金宏对比国内外的论文答辩发现,在国外,答辩委员会的成员是面向全球聘请有发言权的专家,博士论文要提前一个月送审,答辩组专家还要出具书面报告,“与国外相比,国内的答辩太宽松了”。

  答辩过于宽松,直接影响到博士生的培养质量。宽松,则意味着一些本来不合格的博士毕业了。

  41组以教授居多,丁教授的话音未落,会场顿时热闹起来,委员们在小声议论着:

  “论文有水分的的确不少,博士生之间的水平差距太大了。”

  “答辩委员会很多是熟人相互请,你让我的学生过,我让你的学生过。”

  ……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交通大学原党委书记马德秀感慨道:“我们与国外最大的差距在高等教育,而在高等教育中,最大的差距在博士的培养上。”

  丁金宏继续说,现在学生不在乎答辩,害怕的只是盲审。被抽到盲审的学生垂头丧气,没被抽到的欢天喜地。

  丁金宏建议,对盲审不合格的论文,可再请一位专家审查。如果两位专家都判定不合格,即可宣布没通过审查。“要严把博士出口关。每年国务院学位办要抽查,对不合格的论文,不但追究导师的责任,还要追究答辩委员会的责任,这样大家就把答辩当回事了。”他说。

  北京工商大学教授汪苹委员也赞同提高博士的淘汰率:“高等教育要提高质量,就要宽进严出,对不合格的学生不准予毕业。”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时,南开大学原校长、中科院院士饶子和委员提议,“请曹雪涛院士发言”,“曹院士指导的优秀博士论文最多,最有发言权”。

  曹雪涛,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他的12名博士获得过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

  曹雪涛认为,博士的问题,关键还在导师身上。

  “没有不想成才的学生,只有不负责任的导师。”曹雪涛认为,三流导师传知识,二流导师教方法,一流导师授理念。对博士生的培养,要有醍醐灌顶般的开悟。导师要有让学生“骑在导师头上”的本事和胸怀,这样才能让学生看得更远、走得更远、悟得更深。

  说到这里,大家纷纷点头称道。

  “博士生不是苦力、劳力,而是要作为人才去培养。如果我的学生毕不了业,我会觉得愧对他们。”曹雪涛说。

  他认为,要提高博士生质量,关键在于加强博士生导师的准入和淘汰机制。“可以由行政人员、老教授和年轻人共同组成学术委员会,负责选拔、考核博导。对考核不过关的博导,可以不再聘任。”

  曹雪涛抱怨,目前的博士生导师淘汰机制落实得不好。有的学校规定,导师没有申请到经费就取消资格,经费不应该是核心标准。一个人的能力、理念,对学术的追求,对人才成长规律的理解,包括对国家政策的理解都到位了,才能当好导师。

 
责任编辑:沈建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