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党委书记抓厕所卫生,是否小题大做
 
 

         近日来,一场有关扫厕所的清洁运动在西北师范大学搞得风风火火。据说,这是西北师大新任党委书记陈克恭上任后的第一把“火”。以大学之大,至少有招生就业、学科建设等一系列千头万绪的工作要做,没想到,这位大学的新领导却在厕所这个小问题上做起了大文章。

  不少人起初以为这是走走过场,不过,很快就发现这是动真格的。4月7日,“世界卫生日”当天,西北师大全校总动员,召开了“公共卫生间专项治理动员大会”。西北师大的领导“上纲上线”似地强调:“一所连自己的厕所都整治不干净的大学,是没有资格谈一流、说先进的。”

  一所大学,如此高调定位、兴师动众地专门为公共卫生间的问题召开如此大规模的动员会,尚属罕见。听说厕所这件事之所以触动了校领导,是因为他们收到了“一些海外的学者、留学生、交换生委婉的批评”。想必这所大学的厕所卫生的确有不尽人如意的地方,但没想到学校会“小题大做”,进而引发了一场全校师生大讨论。

  联想起去年访问陕西师范大学,得知该校已经连续10年为学生免费提供手纸时,我油然而生敬意。可能更多的中国大学校长更关心教、学、研的质量,更关注筹款、盖高楼这样的大事,难得有高校的管理层关注厕所这件小事,但厕所之事虽小,却关乎人的文明。

  在笔者看来,不管是西北师大试图去让学生自我管理厕所,还是陕西师大免费提供厕纸,都在做同一件事,那就是帮助学生提高个人的文明素养,让大学生们在无处不在的体悟中实现人格的升华。某种程度上,厕所也是育人场所。

  曾经和一位教授聊天,他们正在承接一个乡村教师的培训计划。让这位教授惊讶的是乡村教师的农民化问题——因为他发现那些乡村教师久处农村,在课堂抽烟,大声喧哗,入厕不知冲水,和一个满身陋习的普通农民没什么两样。

  笔者还听说,在讨论要不要在公共厕所提供卷纸、在厕所内外合适的地方摆放鲜花、在洗手池边放置肥皂或洗手液等问题上,西北师大管理层也发生了一些争论。有人担心,“东西可能会被人拿或偷”。但领导们因势利导,认为不能预设担心而小心不为,甚至将厕所视作学校生命教育、尊严教育、文明教育、幸福教育的重要载体。

  这两所关注厕所这件小事的大学都是师范类院校,恐非偶然。任何一种教育实践,都以育人为目的,“育”是教育的核心,只有通过“育”的实践过程才能“使人成为人”。从这个意义上说,厕所卫生这个小话题,更多的关乎育人的视野和理念。

 
责任编辑:沈建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