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不受欢迎”成为淘汰老师的筐
 
 

        据报道,广东近期将就完全学分制收费管理出台实施意见,此举将有利于教师授课和学生选课的双向选择,对不积极投入教学或者授课水平较差、不受学生欢迎的课程和教师将逐步予以淘汰,从而形成教师教学竞争和淘汰机制,促进师资队伍的整体提升。(10月7日《南方日报》)

  毫不避讳地讲,在当下的高校师资队伍里,的确有很多既教不好学生、又没有科研成果的“南郭先生”。然而,碍于当下高校教师退出机制的极不完善,他们的不负责任也并不能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从这点来看,广东启动的教师教学竞争和淘汰机制,无疑是肃清教师队伍、整治教师渎职行为的负责之举。

  可值得注意的是,意见中提到的“要将那些不受欢迎的课程和教师逐步予以淘汰”,如果在操作中不均衡各方面的意见并辅之以相关的配套措施,它就很可能在学生的单方面“定调”中,将良善的改革初衷带向预期的反面。  

  “不受欢迎”仅是一个笼统的术语,它该如何界定,本应有相应的说明。因为不同的学生对“不受欢迎”的解读并不一样,甚至会出现截然相反的结果。比如在学习刻苦、思想独立的学生眼中,对那些照本宣科、所教知识既陈旧又腐朽的课,就该启动退出机制。然而,在那些自制力差、成绩上又急功近利的学生看来,那些要求严格、期末又不给划重点的课程才该成为被淘汰的对象,立场不同,得出的结论也就大相径庭。对于前者,我们当然希望这些课程或老师及早退出,还高校一个优良的学习环境。可对于后者,我们就有必要三思了,因为这些学生的意见,并没有站在公允的立场上,如果片面地将其实施,受害的不仅是无辜的老师,还有那些“天真”的学生。

  要规避这样的现象,其解决之路当然是将“不受欢迎”这一模糊的概念进行严格的说明,并辅之以配套的措施进行综合考量。具体来讲,则是要摒弃完全以学生意见为参考的考核模式,实行学生意见和专家评审以及其他考核措施为依据的淘汰办法。而在配套措施方面,高校也应启动相应的辅助措施,帮助老师实现角色的转变。比如通过开展“一帮一”的活动让那些有经验的教师帮助那些上课氛围差、课堂沉闷却又虚心好学的老师,或者以教研室为单位组建专门的研究团队,探讨新形势下该如何给90后、00后上课?这既是对老师的帮助,同时也在无形中体现了对学生的负责态度。

 
责任编辑:沈建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