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平奖”,盼更多
 
 

教师节甫过,有关教书育人的话题仍未降温。这之前,有浙江大学数学系教授苏德矿因教授本科生数学基础课程成绩卓著而获百万奖金的新闻引发关注;本地媒体也大篇幅报道武汉高校中,教授为本科生开课多了起来。一句话,大学对基础教育的重视已有实实在在的行动。

  苏教授的百万奖项,系由浙大校友、成功企业家段永平夫妇捐资设立,谓之“心平奖”,旨在“激发一线教师的工作热情,树立业务精湛、关爱学生成长的优秀教师典范”。就我所了解,国家至今也未像奖励高档次的科研、发明成果那样,将国家最高领导人悉数出席等殊荣授予基础教育领域的佼佼者。也许是针对这方面的科学评价体系尚未建立;或者,科研、发明成果更对强国富民显其立竿见影之功效。总之,既有现状或在情理之中。

  大学基础教育,说白了,最直接体现在对本科生的授课上。曾经,教授给本科生上课属天经地义。后来,教授要带硕士、博士,还有科研任务;更关键的是学校的评价体系有了明显的倾向性,于是教授给本科生上课终成稀罕。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直至全国性的高校本科教育质量大幅下滑,教育部才于2012年颁布相关意见,将教授给本科生上课转化为硬性要求。

  说到苏德矿教授最获好评的微积分课程,我也想到自己在大学学习微积分的经历。那时文革刚结束,师资奇缺,几个班的学生集中在一块,请来数学系差不多要退休的一位马姓资深教授上大课。马教授于文革期间饱受迫害,但我们绝难从他的谈笑风生、引经据典里窥见其苦难经历。微积分的关键概念是“极限”,马教授从庄子的 “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讲到古希腊哲学家芝诺 “飞矢不动”之辩,将玄而又玄的“极限”讲得妙趣横生;又顺便言及牛顿与莱布尼茨的微积分发明权之争。虽数十年过去,马教授讲课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我后来虽未从事所学之专业,但他那开阔的视野,高屋建瓴、融会贯通的思维方式,仍对自己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入门还得高人领,这或许就是教授为本科生上课的好处。

  我们自然不能断言,凡本科阶段未经教授传道授业解惑者往后必无成大器的可能,但杨振宁、李政道们日后反复提及早年在西南联大的求学经历为今后成就大业奠定了坚实基础,以及更多鲜活的实例和相关理论的支持,则无疑表明,大学基础教育无论怎样强调都不过分。事实上,年届九旬的杨振宁至今仍有兴致应邀为本科生授课。美国的耶鲁大学也要求所有教授都要定期给本科生上课,诺奖得主也概莫能外。

  诚然,相对于带博士,搞科研,投身基础教育更少名利的指望。但这更有赖教育主管部门乃至高校评价体系这根指挥棒的调适。从社会的角度,我们期望有更多的“心平奖”,亦愿如是话题不仅在教师节前后应景一现。

 
责任编辑:沈建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