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报》06版专题报道我校等四所高校女校长治学理念践行
 
 

中国大学频现“首位女校长”

 

黑龙江大学校长 何颖

南方医科大学校长 余艳红

温州医科大学校长 吕帆

盐城工学院校长 叶美兰

 

“我是哈佛校长,不是哈佛女校长!”2007年,当德鲁·吉尔平·福斯特成为哈佛大学历史上首位女校长时,面对全世界好奇抑或怀疑的目光,她曾发出如此宣言。

近十年后的2016年1月,牛津大学举办第272任校长就职仪式,路易斯·理查德森正式上任,成为牛津大学建校近8个世纪来首位女校长。

名校迎来女校长,不久的将来,或许会成为一种世界潮流。

环顾当今的中国高校,其实在我们身边也活跃着不少女校长,如华南理工大学校长王迎军院士、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校长郑晓静院士、中国石油大学(华东)校长山红红等等。她们都在校长的岗位上任职多年,早已用实际行动,告诉人们什么叫巾帼不让须眉。

还有一些女校长,她们任职时间还只有一两年,在全国的关注度也不算高。但她们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所在大学历史上的首位女校长。

明天就是妇女节,高教周刊特地挑选了何颖、余艳红、吕帆、叶美兰四位女校长,探寻她们成为大学女掌门的背后故事。我们也希望能借此回应社会的好奇:

她们是大学校长,不是大学女校长!

 

何颖:奉献中描绘人生底色

“何校长,每当我遇到困难,就会想起您在新师课堂上讲的故事……激励我初心不移、百折不挠,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高校教育工作者!”2015年除夕黑龙江大学校长何颖走访慰问一线教师期间,该校“教学质量示范奖”获得者、西语学院青年教师贾如握着“偶像”校长的手激动地说。而这个鼓舞并温暖了青年教师梦想的故事,就是何颖自己的亲身经历。

岁月不居,风雨如晦。自1978年进入黑龙江大学,何颖从一名本科生成长为博士后;从一名教研室副主任,历经院长、副校长,成为今天的校长。近四十个春秋更迭,不变的是何颖对高等教育的满腔忠诚,是对青年学子的无悔奉献,是对黑龙江大学事业发展的责任与担当。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多年来,何颖始终把教书育人作为教育工作者的神圣使命,经过多年的不懈探索,构建了分类教育与能力培养相融合、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相融合、专业教育与个性化教育、专业教育与创业教育相融合的“四融合”人才培养模式,丰富完善“3+X”教学评估体系,拓展深化全国高校领先的“融入式”创新创业教育,打造了多个有一定影响的黑大教育教学品牌,学校俄语人才培养的“俄语+方向”模式改革实践首次荣获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

积土成山,风雨兴焉。担任校长以来,何颖牺牲了很多休息和治学时间,把主要精力投入到学校管理工作,秉承“功成不必在我”的坚定信念,深入思考、主动作为、抢抓机遇,谋划实施综合改革,推进学校从以量谋大向以质图强的战略转型。为了降低办学成本、改善办学条件,何颖亲力亲为、实地查看,大力推进节能减排,多渠道筹措资金,全面加强大学城基础设施建设;为了引进国家“千人计划”专家,何颖亲自接洽商谈,详细确定支持政策和待遇,以真心诚意打消人才顾虑;为了促进科技成果落地转化,何颖带领学校技术攻关团队,与政府和省内外多家企业开展项目对接等工作,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为了拓展对外交流合作,何颖多次亲赴俄罗斯、美国等地,与当地多所高校和科研机构开展合作洽谈,加快了学校开放式国际化办学进程。

天道酬勤,地脉难老。何颖秉持学术火炬,始终耕耘在教书育人和学术探索第一线,主持并完成多项国家和省部级社科项目,发表学术论文80余篇,出版学术著作10余部,获得省部级奖项20余次。荣获国家级教学名师奖、全国优秀教师等20余项荣誉称号。

无论是学校发展成就,还是教学科研收获,都已成为何颖奉献与担当的生动写照。她就是在用这种精神激励自我、当好黑大校长,也激励着更多的黑大人、更多奋斗中的人向着梦想,努力前行。(通讯员 张学成)

 

余艳红:不信“好学生不学医”

当妇产科医生32年来,南方医科大学校长余艳红与“死神”多次“过招”。2004年8月14日这一天让余艳红印象深刻。当天第一军医大学移交广东省,更名为南方医科大学。当天她接诊了一位孕妇,因车祸脑部、胸腔等多处出血,昏迷不醒。

入院时孕妇出现早产先兆。其他医生认为是外伤导致的早产发动,余艳红凭经验认为,患者极可能并发了危及生命的胎盘早剥甚至内出血。若不尽快进行剖宫产中止妊娠手术,患者随时有生命危险;如进行手术,患者有可能在手术台上死亡。她当即与家属细致解释、分析利弊,劝他们与医生团队共同面对。家属最终同意手术。术中证实了余艳红之前对病情的判断,还意外发现了仪器设备也未能诊断出来的肝破裂,这极为凶险。因手术及时,患者转危为安。

这让余艳红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一名合格的医生必须具备独立思考、勇于担当、用爱鼓励病人,以及与家属联手战斗病魔的能力。

在余艳红看来,奉行仁心仁术的医者必将被全社会信任和尊重。正因为此,余艳红对“好学生不学医”“医学院招生分数不如兽医学院”等看法异常敏感,她列出该校临床医学本科专业年年超额投档,2015年全国平均录取分数超过一本线98.3分等实例予以证明。

“大部分第一志愿填报医学专业的学生是真喜欢。”余艳红就发自内心地热爱妇产科医生这个职业。学医伊始,她就梦想成为像“万婴之母”林巧稚一样的妇产科医生。在她看来,呵护孕妇及胎儿健康,迎接新生命的到来是无限光荣的事情,帮助病人解除病痛是医生崇高的使命,能治好疑难病症更是医生的能力体现。

余艳红一直在追逐最初的梦想。为降低广东省孕产妇死亡率,她曾用十多年时间进行了重大社会问题“急危重症孕产妇综合救治技术”防治研究,带领广东省产科专家团队深入十多个地市数十家医院培训指导各级医师,推广各种产科适宜技术和新技术,有力提升了广东基层产科的服务能力。

余艳红去年给学校新生上第一堂思政课时,就谈起自己求学及职业生涯的所见所闻,以此与新生共勉,鼓励他们将“个人梦”融入“中国梦”中,在国家蓬勃发展的“逐梦”时期成就自我。

将南方医科大学建设成为高水平医科大学,已成为余艳红以及全校师生的共同梦想。余艳红介绍说,作为唯一一所进入广东省高水平大学建设行列的医科高校,南方医科大学将面向健康领域前沿,面向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需求,积极培育优势学科人才资源,创新驱动健康产业发展,助推健康中国战略实施。

(本报记者 刘盾 通讯员 邹莹)

 

吕帆:做校长拼的不是体力

“做校长拼的不是体力,而是思考和智慧,就是一种对事业的热爱和为人的坦诚。”去年10月,吕帆出任温州医科大学校长,对于“温州医科大学史上第一任女校长”的称呼,她坦言:“我不会去关注性别差异,作为校长,我的工作核心就是学校的发展,目标就是让温州医科大学经过‘十三五’乃至更长的时间成为一所‘医学名校’。”

吕帆在温医大求学、工作,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温医大人。她曾当选第十届和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三八”红旗手等荣誉。

就任校长之前,吕帆在温医大主管教学等工作的副校长岗位上工作了7年。因此,她常笑谈自己不是初来乍到,只是角色转换,从“执行者”转变到“思想者”。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吕帆认为自己上任后,需要的不是燃起来很烈但灭起来也容易的火,而是要保持火热发展推力的心态。

多年来,温州医科大学始终保持着强劲的发展势头,特别是去年成为浙江省人民政府、国家卫生计生委和教育部共建高校后,学校进入了中国独立设置医学院校的第一方阵。作为发展的见证者,吕帆坚定地认为,发展,始终是温医大的第一要务,也是温医大成长的灵魂,所有的矛盾和问题都要在发展的过程中去克服。

调研、出差、教学、科研……尽管每天都在“连轴转”,但吕帆仍坚持给本科生上课,指导硕士生、博士生。在她眼中,学校的活力就来源于一批又一批青春洋溢的优秀学子。

我们经常说培养“顶天立地”的人,吕帆则倾向于倒过来,即“立地顶天”:“所谓‘立地’就是脚踏实地,实实在在掌握服务百姓的知识和能力。当然还有一部分毕业生,他们的成就能在全国甚至全球具备影响力,这就是‘顶天’。”

作为我国眼科视光学领域知名学者和领导者之一,她参与创建了世界上首个将传统的眼科和现代视光学专业成功结合的眼视光学学科,打造的眼视光学高等教育体系被国际眼视光学界赞誉为眼视光学的“中国温州模式”,深受美国等发达国家教育和学科界的推崇。

吕帆认为,自己专业研究的学者身份与担任校长的行政身份并不会互相掣肘,反而能相辅相成。一直处于教学、科研、临床中的状态能够帮助作为校长的她,更好地体会学校里教授、科学家、医生的工作状态,理解他们的内心感受,从而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

校长、学者、医生,吕帆在多重身份中游走自如,展示出了她掌控多角色不断转换的深厚“功力”。“人只有在挑战当中才会进步,我觉得还是要给自己找一些推动力。”吕帆说。(通讯员 周建国)

 

叶美兰:带着快乐一路前行

夜来风起满庭香,吹落桃花三五树。2月22日,是盐城工学院2016年春季开学的第一天。上午第一节课上课铃声还未响起,环境学院环境设计132班的教室里,同学们围坐在一位端庄优雅、和蔼可亲的女老师身边,静静地听她说家国天下事。一句“相信自己,我本卓越”,激起满堂涟漪。

这就是盐城工学院的叶美兰校长,该校历史上的第一位女性校长。“初见叶校长,感觉她的嘴角一直是上扬的,特别亲切。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说的应该就是叶校长这样的女性。”任课教师全桂香说。

2016年1月,叶美兰才从南京邮电大学到盐城工学院任职。她迫不及待地走进校园,走进教室,也一步步走进了盐工师生心中。

叶美兰1987年7月从南京大学历史系本科毕业,后又获南京大学历史学博士学位。近30年时光过去,在学问的道路上,她从未曾停止过探索的脚步,行政事务再忙,她一直坚守读书的习惯。她说:“读书的世界散发着生命最本真的香味,这种香是一种信仰,引导我们向前”。为了拓展学术视野,她多次参加国际学术交流会及世界大学女校长国际论坛,并于2015年10月当选江苏中外大学女校长教育发展基金会常务理事。

在叶美兰看来,治学和理校从来都是相通的,也就是要以历史积淀和文化传统为底,推崇春风化雨的滋养精神。鉴于此,作为工科院校的校长,她更格外注重工科学生人文素养的提升,以此作为培育学生个人信仰,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途径,她说:“我们学校不应该只‘产出’技艺精湛却内心冷漠的工程师,而首先要培养的是有温度有文化的人”。她坚信无论是什么类型的大学,都应该回归大学道德教育和社会责任的核心价值观,坚守团结、和谐、向上的大学精神。

叶美兰倡议大家去做的,她自己会先去实践,教室、校园和实习工厂,到处都是她忙碌又轻盈的身影。所到之处,大家既能感受到她作为校长审慎的一面,又颇为欣赏她作为一个快乐的读书人率真。过去这么多年在高校工作,无论行政事务多繁忙,叶美兰都坚持定期给学生开设专题讲座。她说,“这样做一方面可以把我们教师自身所学所经历和所感悟的讲出来与学生们分享,另一方面,我们教师也可以在交流中学到学生身上诸多的优点,感受他们鲜活的思想。”这大约就是孔子所说的“教学相长”吧!

盐城工学院地处苏北革命老区,在争取教育资源、引进高层次人才等方面,有时会处于不利地位。但是,作为校长的叶美兰辩证理性、自信乐观、务实开拓,她认为高等教育不是一把尺子,各种类型的学校可以百花齐放,为国家各行各业输送优秀人才,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不同的作用。

“在‘互联网+’的大时代下,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我们一定要坚持站稳沿海、立足江苏、面向全国,发挥比较优势,注重特色发展,让盐工真正成为一线卓越工程师培养的重要基地、行业科技创新的重要源头、沿海开发与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对于未来,叶美兰信心满满。(通讯员 韩雅丽)

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16-03/07/content_450601.htm?div=-1

 

 
责任编辑: 吴健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