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报道我校校医沈慰平的行医路
 
 

草根医生的“金牌匾”

——记盐城工学院校医沈慰平的行医路

作者:本报记者 郑晋鸣 本报通讯员 龙謦泽 《光明日报》( 2016年06月05日 04版)

他是一名普通的校园医生,却凭借高超的医术享誉全城;他只读到中专毕业,却正在将手中的3项国家发明专利推向全国。他叫沈慰平,是江苏省盐城工学院的一名校医。

沈慰平自创的“烧伤再生膏”“抗过敏烧伤膏”“超薄皮移植技术”成为他行医的“金牌匾”。37年来,靠着这些“金牌匾”,沈慰平救治了近5万名病人,为他们节省了上亿元的治疗费用。

从校医到烧烫伤专家

15岁那年,沈慰平到了盐城卫校求学。毕业后,几经辗转,沈慰平成为盐城工学院的一名校医。盐城天寒,每至冬日,沈慰平的双手总会生满冻疮。“我就是学医的,为何不自己研究一种冻疮药呢?”于是,他找来中草药方面的医书,经过几个月的反复试验,由9味中药调制而成的冻疮膏成功问世。

沈慰平并没有满足于“小打小闹”,他把目光瞄准了烧烫伤治疗领域。1979年,他向校领导申请开设了医务室烧伤科,从此,10平方米的小实验室便成了沈慰平的家。1985年,历经6年研究的“慰平烧伤再生膏”诞生了。之后,他又自创“烧伤膏+超薄皮移植技术”的治疗方法,疗效快、不留疤,更避免了二次手术,而治疗费用只有原先的30%。

草根医生辛酸救人

盐城人口口相传的“神医”沈慰平,实际只有中专学历,难免会被不了解他的人扣上“江湖郎中”的帽子。

一次,一名男生在浴室不慎误入开水池中,全身60%的皮肤深度烫伤,血流不止。沈慰平心想:若是送到医院,孩子要承担十几万元的医疗费不说,还会留下满身疤痕甚至终身残疾。思前想后,他决定自己为男孩治疗。

时任校长得知情况后,找来沈慰平,拍着桌子道:“胡闹!孩子伤得这么重,治不好你担得起责任吗?”面对近乎暴怒的校长,沈慰平立下军令状:“治不好就开除我!”

时值盛夏,沈慰平在病床上支起蚊帐,与男孩同吃同住,一天换10次药。12天过去了,男孩恢复良好,孩子的家长专程从外地赶来致谢,沈慰平却谦虚地说:“我一个土郎中,只知道治病救人。”

让“金牌匾”挂遍全国

沈慰平的膏药与技术被许多患者称为他的“金牌匾”。25年前,当时的外资跨国企业西安杨森愿意出15万元买断沈慰平烧烫伤膏与治疗技术的专利加以推广。想着大企业的生产流水线能让自己的专利产品治愈更多病人,他心里乐开了花。可就在要签合同时,一条款项让沈慰平勃然大怒:烧烫伤膏的发明单位需注明是西安杨森。“中药是中国人的东西!就算出再多的钱,我也不能把专利拱手让给外资企业!”沈慰平说。

通过企业推广专利的想法破灭了,但沈慰平却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没有大规模的推广,我一步一个脚印也能带出徒弟,带领他们治愈更多的患者!”

37年来,从医士到主治医师再到中西医结合副主任医师,沈慰平带领着同事们,解决了一道道临床难题。“我下一步的计划就是联系医药厂商,将‘金牌匾’推向全国,让它为全国的患者带去福音!”沈慰平说,只要自己还有力,就会在这条从医路上一直走下去。

(本报记者 郑晋鸣 本报通讯员 龙謦泽)

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6-06/05/nw.D110000gmrb_20160605_7-04.htm

 
责任编辑: 吴健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