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晚报》报道我校学生作品
 
 

社会观察

卖葱花饼的老人

昏暗的灯光下,在靠近宿舍门口的一根路灯旁斜立着一辆老式的自行车,自行车全身漆成黑色,在路灯的映照下黯淡无光。自行车的车座被一块花布包裹起来,车座上很多地方已经磨损。两个方形的铁筐搭在自行车的后座上,铁筐上盖了一层厚厚的棉布,里面好像裹着很多东西。在棉布的上方放着几张用保鲜膜包裹起来的葱花饼,离很远就可以闻到葱花饼的香味

车子的旁边是一位瘦骨伶仃的老人,头上戴着一顶草帽,上身穿着一件已经洗得泛黄的白色衬衫。老人的年龄在60岁左右,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在朦胧的灯光下散发亮光。老人大声地叫卖着:“葱花饼啦,卖葱花饼啦!热乎乎的葱花饼,可香可甜啦!”老人一只手扶着车子,另一只手向同学们召唤。从老人身旁经过的学生很多,却很少有同学走到老人摊子旁。长时间的叫卖,老人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

在校园内我多次看到老人卖葱花饼的场景,每一次与老人的邂逅,总能看到老人孤零零的身影。终有一次我鼓起勇气走到了老人身旁,问:“爷爷,葱花饼如何卖?”看到我的到来,老人笑呵呵地说:“孩子,葱花饼一张一元,刚出锅的,还热乎呢,你买一个吧!”还没有等我回答,老人粗糙的双手就从铁筐里拿出了一个香喷喷、热乎乎的葱花饼放到我的眼前。在老人拿出葱花饼的那一刻,我就被葱花饼的香味所吸引。黄灿灿的葱花饼上带着点点翠绿的葱花,饼上撒了层芝麻,葱油的香味夹杂其中,瞬间让人口水直流.

当老人把葱花饼放到我手里的时候,我看到了老人瘦骨嶙峋的双手,老人的手上长满老茧,手背上的青筋依稀可见。此刻,眼角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下,忽然想起了老家在田地里劳作的爷爷。相仿的年龄,也同样是一双长满老茧、瘦骨嶙峋的手,挥起锄头,在空旷的田地里挥汗如雨。我买了一个葱花饼,问老人:“爷爷,您年纪那么大了,为什么还要辛苦地卖葱花饼?”老人说:“几十年的老手艺,要做下去。另外儿子外出打工了,我还在家里看六岁大的孙子,孙子最爱吃我做的葱花饼啦!”昏暗的灯光下,老人的嘴角露出微笑,眼神中满满的幸福。

黑夜降临,宿舍亮起的白光透过玻璃与路灯散发的黄光交织在一起。我拿着葱花饼离开了老人简陋的摊点。从宿舍窗户望去,卖葱花饼的老人仍然站在路旁。为了一辈子的手艺,为了对孙子的爱,相信老人会水远卖着他的葱花饼。

盐城工学院汽车工程学院车辆

141班闰春旭

 
责任编辑: 吴健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