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晚报》报道我校学生作品
 
 

黄山一日游

“要是再不出去走走,你就要变成名副其实的宅女啦!”老刘在看我闷在家里一个多月后,终于忍不住语重心长地找我“好好”谈谈了。

“宅女咋啦。”我小声驳斥。

“你开学都大三了,怎么能成天待在家里呢,现在不是说:心灵和身体,总要有一个在路上嘛。我们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吧。”

于是乎,两天后我就被带到了黄山。借为了更好地锻炼我为名,老刘毅然决然地选择徒步登山代替坐电缆车。

山里确实犹如仙境,刚进检票口没多远便觉有股寒气围绕。刚开始,为了向老刘证明自己身强体壮,一个劲地冲在前面,也不管风景如何,台阶多险。登了约莫五分钟,只感头晕,眼前发黑,背在身上的包像黄山上那巨大的石头压在身上,每踏一步便要佝偻一下身子。老刘在身后一步一步晃悠着,仿佛早就知道我坚持不了多久似的。我心里暗自不爽,不过总算明白了登山这件事还真是急不得。到了一个小的休息亭,我和老刘买了拐杖,拍了照,调整一下心态,继续出发。

黄山的雄伟与壮观自然不用说,每到一处景点,都会被黄山壮观的断壁、茂密的树木所吸引。然而,我更欣赏黄山细腻温柔的美。那种山与树木互相依附,仿佛山离不了树,树离不了山。远看树木会觉得它们很宏伟、很高大;近看你会发现生长在泥土里的紫颜色小花同样别有一道风味。

山里的动物很可爱。经常没走多远就会碰见野猴、松鼠什么的。虽然有标牌写着“禁止喂食”,不过老刘的兴致丝毫不减,他将带来的面包屑扔向那些猴子,很多小猴子一哄而上地抢着,那场面老壮观了。年纪稍长的猴子站在后面的树上,静静地看着,眼里流露着疼爱。不禁觉得黄山是个细腻的地方。

往后的路愈发难走,身体和心灵面临着双重考验。甚至有游客唱起了“号子么喊起来噢”,给自己打气。我和老刘相互扶持。累了,坐下来休息会,再继续登。过了也不知道多久,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我们登顶了。站在最高处,感觉人的胸襟也开阔了,那一刻觉得轻松无比。老刘给我拍照,我忍不住张开双臂拥抱周围的一切。后来,换我给老刘拍照。老刘佝偻着,面对镜头勉强地笑。看着镜头里的老刘,我有几秒钟的错愕。老刘眼角的皱纹不知何时变得那么明显,头发已经稀少了,瘦削的身体在黄山宏大的背景下显得那么渺小。

下山的路要好走很多。到了鳌鱼峰的时候,台阶很多,也很陡。老刘走在前面。他拿着拐杖,战战兢兢很小心地下楼梯。每下一步,他的左腿都不自觉地颤抖哆嗦,我不禁想起了朱自清的《背影》。曾经在我心中如此高大的老刘如今显得格外瘦小,鼻子一酸。

没错,老刘是我爸。47岁,供我读大学。我却还趁着暑假,赖在家里,偷懒着本该出去闯荡的年纪。照片里,我张开翅膀拥抱着这个世界,风华正茂,不过如此。而老刘,双手拄着拐杖,岁月的痕迹,在脸上无情肆意地猖狂。

过了鳌鱼峰,以后的路也平坦多了,考虑到老刘的身体状况,我们决定坐缆车下山。最后在缆车上向下俯瞰了一眼黄山,黄山果真是此山只应天上有,人间哪能几回见啊!黄山,再见了。

盐城工学院信息工程学院B电子122班      刘昶

http://paper.ycnews.cn/yancwb/html/2014-10/18/content_188854.htm?div=-1

 
责任编辑: 吴健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