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晚报》报道我校学生作品
 
 

QQ截图20170723111310.png

QQ截图20170723111245.png

猫君阿豆

两年前的一个梅雨天, 冷风飕飕, 一只流浪猫投靠在了我的门下。 从此,我家里多了个新成员。

我给这只流浪猫起了个名 ,叫 “阿豆”。 刚来到我家时,阿豆衣衫褴褛,落魄不堪,黑白相间的身上满是脏兮兮的泥水。 仔细再看,它的眼睛暗淡浑浊, 一张怯生生的脸全无血色。 阿豆蜷缩在门槛前,不时地发出几丝细微的喵声,似乎是在向人乞食一点残羹冷炙用以充饥。

“被逐出籓国的浪人。 ”我放下手中的一部日本小说,想到。 出于怜悯, 我扔给了它一只中午吃剩下的鱼头。 阿豆大喜过望, 立马上去把鱼头衔住。 估计它是怕在享用美味的过程中惨遭小人暗算,又随之夺路而逃。

接下来的几天, 阿豆依靠我家的救济过活 ,每次 “拿货 ”总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猎物”一旦到手便逃之夭夭。 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期后,阿豆渐渐放松了紧张的神经,吃饭时不再衔住什么东西就掉头 飞奔。 可是一旦当我想伸手捋一捋它的胡须时, 阿豆又条件反射似地避而远之。

阿豆为生活所迫, 甘受嗟来之食, 却怎么也不愿承欢于我的膝下。 说起来,它倒也保留了几分文人式的风骨。 人的性格多种多样,猫也同样如此。 与它的同类相比,阿豆生性腼腆, 好安静。 寒冬腊月,阿豆就坐在墙脚边,缩成一个球,闭目养神,懒洋洋地晒上半天太阳,时光不知不觉从它的皮毛间流过。 到了夏季,尤其在三伏天,赤日炎炎,阿豆则会栖于桥下乘风纳凉,听流水潺潺,蛙叫虫鸣。 不知道的人, 可能会认为它在学尾生抱柱,正待佳约吧。 

动物之间为抢夺食物而大打出手是常有之事。 阿豆平素淡泊名利, 不喜争强好胜,每每以一种隐士的姿态冷眼旁观此类纷争,绝不涉足其间招惹是非。 正因其与世无争,所以省 却了不少烦恼,鲜有野猫会从它口中夺食。 “夫唯不争, 故天下莫能与之 争。 ”诚哉,斯言也。 

作为一只文艺类的猫,阿豆常常抱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从它的行动中就可以看出来。 某日,阿豆在河边独自漫步,忽有一只鸟飞落在它的眼前,与之相隔甚近。 阿豆迅速警觉起来,放慢脚步, 向那只鸟渐渐靠拢。 大丈夫在世,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 阿豆倏地跃起, 那只鸟随之扇动翅膀飞上了天。 阿豆扑了个空,一时落地不稳,跌入了河里。 好在河边水不深,阿豆爬上岸,全身湿漉漉的。 

阿豆狼狈地走回家,路边其他的猫打量着它,我能感受到它们已笑岔了气。 

常言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 阿豆亦深谙此理。 虽然阿豆身怀绝技,轻功独步武林,飞檐走壁易如反掌,但家里放在阿豆触手可及之处的瓜果鱼肉,并未因此出现过缺斤短两的情况;而那人人喊打的鼠盗,我也亲眼见它逮住过几个。 阿豆的所作所为,显示了它对我们家的忠心。 曾对阿豆下过逐客令的那个不知名的前 主人,阿豆自是不会愚忠于他。 可话说回来,阿豆那不准人碰它的脾气却 一直未变,这真叫人哭笑不得。 

晚上, 我时常看到阿豆坐在窗边, 四十五度角忧郁地仰望星空,就像月下独酌的诗人,身上透出丝丝寂寥。 或许,在阿豆的内心深处,也住着一位可爱的红颜知己吧。 

猫尚且多情,何况人乎? 作此文, 聊以一乐。 

ywa13.pdf 《盐城晚报》2017年7月23日A13版猫君阿豆 


 
责任编辑: 吴健彦        
  上一篇: 
  下一篇: